闪烁

哈哈哈哈

不醉不归

云翼槿萱:

虽然已经看了N遍了,但还是要转一转~


北方有佳人:



虽然已经在官博和包子铺发过啦 
但还是要在老地方留个脚印😋
晚安 好梦🌙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安迪只记得,那个晚上,她一直都在笑。从饭桌到回家,脸颊总是有隐约的红晕恰到好处地飞起,灼热中她甚至模糊地尝到了点儿花枝乱颤的滋味。他们亲昵地依偎在江畔边,由疏离到无间似乎是一瞬间的事,就连彼此的气味都能轻而易举地分辨;他们也愉快地跟着车里的音响哼唱,暧昧的气息让车窗外的琉璃辉煌突然都变得轻巧,变得温柔。后来他们都说,那是个奇妙的夜晚,好像所有笼罩在上空的不如意都只不过一场云烟,飘过之后连痕迹都寥无踪影,甚至让人欣喜于终于拨开了云雾见到了光明。

车子开到地库的时候,一首梅艳芳的亲密爱人刚刚唱完,恋恋不舍是再自然不过的情绪演进了。包奕凡转过身清了清嗓子,头顶的小灯在两人中间照得又克制又动情。
“安迪,今晚我特别开心,真的,尤其是你跟他们介绍我的时候。”包奕凡开口道。
安迪抢过他的话头,盯着他笑了:“感觉自己终于名正言顺了?你干嘛这么不自信?”她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有些放纵了,太过随意又带着某种无距离的熟稔。包奕凡看在眼里,满是痴迷,于是没忍住抬手捏了捏她的鼻子,佯装愤愤然地说道:“你还问我,我所有的不自信可都耗在你身上啦,天知道你有多迷人有多难追啊,还好最后还是把你给降服了。”
“我很难追吗?”安迪不解,被他继续逗笑。
“嗯,不难,我也就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只差上刀山下火海了吧。”一脸的诚恳至极。
“好啦,身为女朋友,以后争取不亏待你。待会你去哪?”安迪自然地伸出了手揉了揉他的脸颊,包奕凡有一瞬间的惊讶,但立刻就转为了带着兴奋的满足。她的安迪不是没有进步,反而是在很努力地向他靠近,他感受得到。
“等你上去我也就回去了啊,放心,我在上海还是有落脚地的,哈哈,还是说,你要收留我?”
“昨天开的酒还没有喝完,有兴趣吗?”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她只是本能地想留住他。
包奕凡听后内心按耐不住地跳动,声音都不自觉变得轻快,“再喝可就开不了车了,就得睡你那了,你确定?”
“怕你么?又不是没睡过。”
包奕凡赞许地看着她:“不愧是我的女人,有魄力...”被安迪狠狠地白了一眼。

酒确实还剩半瓶,只不过不是昨晚开的,多久开的安迪也记不得了,毕竟一个人喝,几天能解决掉一瓶已经算不错了。

“我去倒酒,门口鞋柜里有拖鞋,你可以穿。”安迪知道自己很开心,难得的开心,她没想别的,她只是想这样的开心能维持地久一些而已。
新买的男士拖鞋让包奕凡心底突然一颤,所谓无法名状的感动确确实实弥漫了上来,他偷偷地笑了,然后对着厨房的人影放大了他的笑:“是专门给我准备的吗?”
“之前没预备,是我的不周到,见你来得越来越频繁,想着给你备一双,不然显得我这个主人怠慢了客人。”她没有喝醉,只是酒精的挥发让整个人带着些欢悦,比往日多了些轻松,也多了些活力。
“你就承认是关心我特意为我买的怎么了,绕那么多弯子,还主人客人,听着可真别扭。”外套被扔在沙发上,包奕凡直接去到厨房从背后搂住了安迪,温热的声音吐到了她的脖颈,颈间的汗毛立刻都竖了起来,因着侵袭,灵敏地像只松鼠。她知道他的手在她的腰间熨烫,但她没有闪躲。
正在倾倒的红酒只停顿了两秒,又继续向杯中转移。包奕凡看不到她此刻的眉眼,是胜过窗外月色的妩媚与温婉。她笑:“那个时候的确是主人和客人,还不存在别的关系牵连,和现在是不一样。”
“说说,现在怎么不一样了?”他转过她的身子面向他。
“你觉得呢?”她顺势将酒杯送到他手上,没等他回答,就拉着他去了客厅。
她欢脱地蹦到音响前拧开了开关,这样的时候,没有音乐多么可惜。
“拿手机连蓝牙吧,刚刚车里那首不错,还想听。”安迪蹲着,像是老夫老妻般地指挥他,包奕凡遵命地开始操作,但有些恍惚,时光在两人之间好像变得像油灯一样粘稠和安静,只随便抬起头跟对方说一句无关紧要的什么话,就能轻而易举让二人之间刹那里漫出泛着光晕的温暖。

今夜还吹着风,想起你好温柔
有你的日子分外的轻松
也不是无影踪只是想你太浓
怎么会无时无刻把你梦

所谓的好时光,大抵就是契合胜过了排斥,队友胜过了对手。就好像,连随机播放的一曲歌都那么的应景又投合。

安迪还未起身,还在努力调试着音响的最佳效果,包奕凡带着机敏,不怀好意地拉她起身,虽然脸上藏不住的“坏”,但还是像笼罩着一层亮光。
“天时地利人和了,是不是该跳支舞了呢?”他用眼神邀请她。
“really?我不会的。”她错愕又惊喜,原来今晚远不止今晚。
“看来天才也有短板,没事儿,我会就够了。”他已经环住了她的腰,她还没点头,他已经领着她挪步到更宽敞的位置了。

爱的路上有你,我并不寂寞
你对我那么的好,这次真的不同
也许我应该好好把你拥有,就像你一直为我守候

包奕凡看出来了,安迪是真的不会,于是两人的舞蹈其实也就是跟着音乐缓慢地踱步移动罢了,只不过距离又近了那么一些。安迪环着他的脖颈,跟着他移步,只觉得他瞳孔里有柔情在蔓延过来,像是雨后带着清香的苔藓。她有些迷醉,又有些骄傲,她知道这柔情的源头,在他眼前,就是她自己。
副歌结束的时候,她已经匐在了他的肩上,含着笑问他:“和你比起来,我的感情是不是淡了些?”
“哪有?一个人情浓情淡,全是娘胎里带出来的。别跟我比,我呀就是出来的时候太浓了,多了的不见得都是有用的,所以啊,还是得看怎么好好经营。再说了,情淡还抱我抱这么紧,我才不信。”
“那倒也是,怎么能跟包公子比呢。”不然怎么能让她就这么乖乖就范了呢。她打笑他,可眼神却像是在纵容着一个耍赖的孩子。
“倒也不是不可以比一比。”说着他捧上她的脸颊,熟悉的触感落到安迪的唇上,他有些霸道,她玩性上来,像是较量,却又相得益彰。她知道他在笑,可最后还是她投降,乖乖享受总归是比较好。他们还是没舍得放开彼此,灯下两人的影子被踩了好多回,但交错着的样子却又有了别致的剪影。原来,耳鬓厮磨就是这样的滋味啊。

音乐还在循环流动着,安迪觉得今夜的脑袋里似乎闯进来一只鸟,在她每一个思绪的间隙不安分地扑闪着翅膀,搅地她的精神也跟着颤动了起来,搅地她觉得快乐,搅地她竟然开始喜欢这人间。

于是天和地都悠然寂静,然后谁都顾不上管他们。
两颗滚烫的灵魂,很容易捅破空气里所有的屏障,以便坦诚相见,完完全全地。
他的渴望像是号角吹向了天空,谨慎又带着英气,他摩拳擦掌,他万事俱备,他水到渠成地进入,自如又自得。而她的承接竟出乎意料地好,她也才明白,原来有些事是真的可以无师自通的。
仔细想想,这恐怕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,知道什么叫沉溺,也是第一次尝到“享乐”的滋味。只有跟包奕凡在一起的时候,她才会忘记过往的凄清,才会知道就算再凄清也还是有热闹的时候。
然后他们都笑了起来,只相互拥着就迎来了窗外如水夜色的光临。

亲爱的人,亲密的爱人
谢谢你这么长的时间陪着我
亲爱的人,亲密的爱人
这是我一生中最兴奋的时分


这手机像素也太低了吧:-[